宛言爱晚吟

初二党,最爱江澄,二爱薛洋,文笔渣,画技渣

虽然我不是金庸爷爷的书迷,但我非常喜欢他的《神雕侠侣》, 细腻的描写看哭了我,剧情生动, 觉得是武侠小说里非常经典的一部

愿江湖再见
再见,金庸爷爷
一路走好

这次cos的是阿箐和拟人化的紫电

奇迹暖暖cos舅舅,衣服不够,可能不像,勿喷

【晓薛君】思卿一世(序)

“成美!这是我的糖!”
“我不管,在我桌上就是我的!”
“……子君成美别吵了,今晚是灯节,我带你们去看看。”
“阿兄最好了!/小矮子,不许叫我成美!”

“成美,今日是你生辰,子君,你不是有东西送他吗?”
“给、给你,本少爷亲自做的。”

“成美,我、我、我、我心悦你!”
“好巧,我也是。”

“道长,是你吗?”
“……”
“道长,我错了,别不理我啊。”
“……(我不是晓星尘啊,阿洋)”

“道长,我不再十恶不赦了,回来吧。”
“阿洋……”
“道长?!”


“阿洋,你从来都没错,错的是我,对不起。”
“那道长打算怎么道歉?”
“用我这后半辈子来给你赔罪,怎么样?”
“⊙_⊙!!(清风明月呢?道长你被魏不要脸带坏了!)”

“不是我,阿洋,不是我,我没有……”
“你!给道长去地府赔罪吧!”

“我都脏了,有什么脸去见他。”

“道长,这孩子叫什么好呢?”
“(笑)晓洋。”

“子君!/思洋!”
“敛芳尊,江宗主,你认识我爹爹?”

“你好,我叫金子君。”
“老子叫薛洋。”
“在下是晓星尘。”

“成美。”
“道长。”
“阿洋。”

“我爱你。”
“我爱你啊,道长。”
“我也爱你,阿洋。”

【晓薛君】思卿一世

这篇文的“君”是原创角色,和洋洋是过去时,死心塌地地喜欢他,后来有了个孩子(不是洋的)
晓薛有包子,很幸福
原创:金子君(江思洋)
           名潇,字子君,后字思洋
           佩剑引缘(可化为折扇),红绫舞杀
           金子轩、金光瑶同父异母的“妹妹”,但只有金光瑶知道,未归宗认祖,母亲是只九尾狐。金子君未化人形时在莲花坞呆过,刚化作人形时见过薛洋,后来意外被孟瑶所救;有一个亲哥哥;现是江澄“义妹”

子君在情终勿付中已经出现了,跟我qq上的有区别,qq老版    

情终误付(一)

@.恙 扩写《情终误付》了,原谅手懒的宛言,伸懒腰😄忘羡粉勿入,拒绝ky


     自己原来这么迟钝啊。蓝忘机恍惚着想。云深不知处张灯结彩,到处喜气洋洋。那火红的“喜”字灼伤了他的眼,眼中一片酸涩。
     江澄站在蓝曦臣旁边,唇角噙着一抹微笑,精致的婚衣更衬他俊美无双,系着清心铃的腰封束着纤细的腰肢
,头发散下,比平时少了几分锐利,多了几分温婉。
     是蓝忘机不曾见过的江澄。
     他果然笑起来更好看。蓝忘机想。为什么,自己这么迟钝?这么晚才发现自己对江澄的感情?
     “请晚辈给蓝家家主和蓝家主母敬茶。”“二哥哥,怎么了?该敬茶了。”魏无羡扯了扯蓝忘机的袖子,小声地提醒道。“……嗯。”
      端着茶,唤出一声“兄长,兄嫂。”两人的关系便是如此了。
      也只可以是如此了。
      “嗖!”一支箭突然飞来,擦着蓝忘机的脸就飞了过去。众人大惊,堂中突然出现了一名黑衣人,带着面纱:“蓝宗主,之前见过,考虑得怎么样,复颜丹给不给?”“复颜丹是蓝氏至宝,阁下怕是要失望了。今日是蓝某大婚之日,见血不太好吧。”蓝曦臣依然笑容温和,警告之意明显。
       江澄皱起眉,手抚上紫电,周围隐隐看得见电流:“蓝曦臣,跟他费什么话!”
       黑衣人扑哧一笑,一挥手,出现了一大群人:“蓝宗主今日不给也得给!”拔出软剑刺了过去,江澄紫电抽了过去,拦下了这一击:“你的对手是我!”
       那人带来的人也开始攻击大堂中的人,魏无羡拔出随便,挽了个剑花,见蓝忘机还在发呆,便推了他一把:“二哥哥,小心!”
       那黑衣人不知为何,对江澄处处留情,只是一味地避让,并不进攻。蓝曦臣和江澄步步紧逼,那人身旁的亲信瞧见了,心中万分着急,摸出一把银针甩向江澄。
       谁也没想到,挡在江澄面前的不是蓝曦臣,而是蓝忘机!
        “噗!”蓝忘机吐出一口鲜血,针上,有毒!蓝曦臣见状,一剑刺向黑衣人,那人匆忙躲过,却被朔月划破面纱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是你?!”

我决定把我qq的文搬来了,是曦澄,有原创角色,《情终误付》和它在同一个时间线上,所以只能是be啦。后面会写一篇晓薛,但那个原创角色之前和薛洋在一起过,有人可能会不喜,有点像三角:原创×洋(过去时,但分后原创角色对洋仍痴情一片)  洋×晓(现在时,生包子,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)
原创角色是个很可怜的人,后来有了个包子

再也别见(曦澄)

啊,皮皮的宛言来发刀了,
呃,应该……不虐吧
算了,看文

可能,自己真的与情绝缘吧。
亲情、友情、爱情,一个都没守住。
天知道他听说蓝曦臣要成亲了,对方还是金光瑶时,心有多痛。
蓝曦臣,你为什么要和金光瑶成亲,那我们多年来的感情算什么?
我又算什么!
年少时弄丢了阿爹阿娘阿姐,
射日之征后弄丢了魏无羡,
现在,又要弄丢你了吗?
成婚那天,云深不知处披红挂彩,而莲花坞,真成了“披麻戴孝”。
江澄去了。
除了莲花坞的人,没人知道。
蓝曦臣微微皱眉,“二哥,怎么了?”“无碍,继续吧。”



蓝曦臣,死在你婚礼当天,我也满足了。
不求你记我一生,只愿你余生安好。
再……也别见

闲来无事画只澄,临摹动漫,小透明瑟瑟发抖